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文章 > 正文

壹,贰,叁

来源: 文学小说网 时间:2021-10-14

壹,贰,叁

夏季的北海,我与这座城市,总会在炎热无比的天空下,仰望;看是否会有不散的云。街道两旁的树影,似乎在阳光下,微风把碧绿吹的如此脆弱,如我、找不到遗失的坚强。

无数在记忆遵循的轨迹中,想起一切经历中行走而来的画面,时光长廊里铺开了长卷,让泪儿,轻轻弹奏出那年的回忆,你关于我的不见不散,你约好我的天老天荒。

细数经年,往事累积成枯海,风干的只是时光荏苒中,老去的风情。

夜空的苍穹,漆黑的只剩下漫天星辰,前所未有的寂寞,又一次量身定制。我一个人漫步在繁华都市的午夜,又一次潜伏在银滩的这片夜色中,熟悉中充斥着以往的欢乐,耳麦中依旧还是那首你很爱的歌谣,沉醉成一个人的孤独。

孤独,只是没有了你,一个人心空到一定的程度,孤独其实并不孤独,欠缺的只是一份暖,彷徨中有过的颓废将那份孤独,消磨进了一个人独处的时光里,与荒年行走,与阑珊并肩,踽踽独行,不再有期望,似乎渴望的东西,从此没有了起初的色彩,难道不是么?

故事里的回忆,只是时光风尘中的过往。

如果幸福的路太短,我们就赖着不走。不知是谁,给说曾许诺,要牵着一双手,去看彼岸烟火中,用深爱建立的城堡,相依相偎的守望,要在永不离散的城池中,不离不弃的相随,直到时光流逝到尽头时,用苍白的双手,去抒写海枯石烂,书写末世流年,书写永恒不变的誓言。

很终的我们还是离散了,一张白纸上用彩笔画下的痕迹,成了时光没有预约得空白,远逝中,光影斑驳的模样,模糊的从此不再清晰,离别成了一部无声的电影,我看得见落泪的脸庞,却听不得告别的祝福,彼此在沉默中,对视到转身,从此;所有的熟悉,在那一刻是如此的陌生,我们好像两个穿行在人海中擦肩的路人。

怀旧追思的日子里,我会这样一个人静静的想很久,不经意中,忆起的只是一个演绎到失散的疼,习惯性的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天际,想念的东西,真的不是我忘不了,而是;在时光颠倒黑白的乾坤里,总是肆意妄为的突出我的脑海,时间过的越久越习惯,这种悲观中到底寄托了自己的多少情感,给了纸上起舞的文字。

夜未央,注定要一个人走一段幸福的路,将单纯浓彩到忧伤,一双记忆摩挲的手,翻阅光阴中的悲喜交集。

不曾爱过的人,你是不会疼,不曾经历,你是无法用想象去体会,自己明明隐藏极深的伪装,也会有一丝破绽,就如某一个人的询问,你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时,瞬间的难过,掠来心头,钢针扎一般,密密麻麻,说不出的滋味。

痛苦的日子,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躺在无垠的天底下,仰望蔚蓝的天空,与大自然共同分享那份安谧。回忆一些遥远的事情,把手一只伸向往事,把另外一只手腾给未来,在那一刻,甚至感受到了痛苦和幸福是一对兄妹,形影不离,情同手足。

每次这样想的时候,那感觉就近乎有点疯狂,像是上瘾的毒药,而我中毒很深。一不小心毒性就会发作了,而且解药无医。有人说,一个人疯狂了,那是她心中的痛加深了,亦或是心中的幸福更稠了。

所以古人就有两那首:钗头凤——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,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、错、错;春如旧,人共瘦,泪痕红溢鲛纱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莫、莫、莫——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,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思,独语依栏,难、难、难;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尝似秋千索,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询问,咽泪装欢,瞒、瞒、瞒。

我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,率真到心无城府。生活中的喜、怒、哀、乐之事总想找个人及时的一吐为快。

茫茫人海,阡陌红尘,通讯录上的名字几十上几百,有时候,打开手机,一个一个名字的翻过去,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和坦然,可以去打扰,可以去随时随地的畅所欲言?

就算我人缘不错,认识的人很多,和我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,但即使是朝夕相处的家人,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,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,也不见得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,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,不必自责,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。

有些时候,我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,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,一些苦恼和烦闷,一些心情和境遇,别人不曾身临其境,自然不能感同身受,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,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,只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。

白天我们将自己重重地包裹在铠甲之下,将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匿起来,再亲密的人也会有顾忌,再相知的人也会有猜度。我们就象那一群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,为了御寒,挤在一起,为了自保,维持距离。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,是难的。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能说真话的人,更难。

偶尔我们心中也会有汩汩的清泉流出,我们毫无做作的流露出真诚和热情,在眼与眼中交流,在心与心中温热,但很快的会连我们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,心和心,远远的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,甚至于永远走不到同一条轨迹。

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,越来越找不到真实,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。我们的心,我们的,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,很真实的心,如今,还能到哪里去找寻呢?

人越闲,思维也就开始天马行空起来。无端的生出很多奢侈的愿望。想象着我这个疑似风湿病症的人,能够每天不用沾冷水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。想象着我这个遗传性的“少年白”,能够在这个夏日的某个早晨起来梳头时,能够见到一头全无一根银丝的乌发。更想象着我儿子的学习,不需要我每天絮絮叨叨的念“九经书”该是多么的省心。也想象着在这四季轮回的夏日里,我能够找到一件让我一见倾心、别样风格、而且得是性价比很高的黑色长裙,外加一套属于我超级喜欢类型的鞋子,帽子和眼镜。呵呵!小女人情节开始作祟了。

给自己泡一杯喜欢的咖啡,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。

时光,也可以这样缓、慢、暖!

治癫痫很好的医院
癫痫病早期能治吗
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在哪里

相关美文阅读:

热门栏目